首页 | 国内 | 滚动 | 国际 | 社会 | 文化 | 热点 | 人物 | 资讯 | 娱乐 | 传媒 | 教育 | 书画 | 房产 | 旅游 | 地方 | 健康 | 民生 | 公益 | 汽车 | 中红网

王雨电影文学剧本《英特纳雄耐尔》的诗意化表达

时间:2021-3-28 8:18:54  来源:新文网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新文网重庆3月28日讯(图文 王力)电:《中国作家》影视版2021年3期刊发的电影文学剧本《英特纳雄耐尔》,是王雨先生第五部为电影而书写的剧本,本是一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导演约稿且命题之作,已经拍摄备案中,将为重庆电影本土题材再添大作。


作品以平凡而真实的女性英雄人物江姐——江竹君的生平史料创作而成,剧本讲述了一群重庆中国公学的青年学生在临近解放之前,最后的黑暗时期里,如何选择信仰,如何忠诚于党的感人故事。剧中对女主角江竹君从女性意识的成长、情感牺牲与党性信仰,进行了白描式的“素颜本色”塑造,这样的女英雄形象,令人信服、佩叹。写实的题材,对山城江景的写意处理,对江姐一辈崇高信仰者的青春年华,用凝视感极强的电影诗化书写是这个剧本非常见功力的地方。

全剧本近26000字,本是正常剧本的字数,居然高达228场戏。粗看是由于单个场景的字数少之又少,细看情景描写、动作刻画、台词对白简洁到不可思议。红岩精神的代表人物江姐,话剧、京剧、川剧、电视剧、电影改编本已上演、公映多次,但从《英特纳雄耐尔》整部作品的艺术意象上看,这个电影剧本耳目一新,极简如画,极致如诗,意境古典、意蕴厚重,其实是一部少见的“诗电影”探索之作。

区别以往的宏大叙事,反以关注青年个体成长与青春情感,把“英特纳雄耐尔”对人类解放的宗旨在人性解放的层面予以形象,又与解放全中国、造福全社会的中国共产党党员党性信念贯通一体。剧作诗意化地书写了小人物在大历史背景下的悲欢离合与家国命运,足以成就一部民主革命疾风暴雨时期重庆题材的“中国诗电影”代表作。如果能像侯孝贤导演的《悲情城市》一样拍出这个剧本,那将是载入影史的电影。

诗电影,一直是欧美电影先锋派在电影美学上探索的重点类型。探索者们都试图让电影中洋溢更多的诗意,让电影的银幕书写像文学中的抒情诗一样达到联想的最大自由。借鉴诗歌的形与神,诗意化地拍电影,自上世纪40年代的《小城之春》到60年代的《早春二月》,再到80年代的《巴山夜雨》《城南旧事》,以及第五代导演的荣誉之作《黄土地》与《红高粱》。“中国诗电影”过去的艺术探索注重现实叙事与历史反思兼备的同时,更强调诗情画意的影像风格化表达。千百年来文人书画中的虚实相生、散点透视、情景交融、寓情于象等传统美学的精华积淀,都为中国诗电影提供了较多的美学范式与参照手法。


在电影剧本《英特纳雄耐尔》中,编剧合情合理而巧妙地用到了七首古体诗和一首现代诗。诗歌本身出现在电影之中,引领不同的叙事作用并强化抒情表意的功能是“诗电影”一般的特征之一。

第一首,汉代才女卓文君的《白头吟》:“闻君有两意,故来相决绝。今日斗酒会,明旦沟水头。”原诗作者是寄寓对爱情高尚的态度,出现在剧本第55场,用于地下党员涂姨对剧中第一个党内叛徒刘泉的憎恨,表现出人物对旧情毫无留念,不再抱任何幻想的决绝之心。

第二首,冰心的现代诗《鸽子》中的结尾:“乖乖,我的孩子/我看见五十四只鸽子/可惜我没有枪……”出现在第66场,这诗冰心1940年冬写于重庆歌乐山潜庐,借母子俩的对话,揭露那群带响弓的鸽子——日本飞机,对重庆的狂轰滥炸,表达了一位慈母渴求扛枪打日寇而又不可能的遗憾心境。解放前,以冰心为代表,抗战期间在重庆潜居的爱国作家们,在文艺战线上以笔为枪的作用不可忽视。对“文人”形象,尤其是对女性文人的特别着墨,也是这个剧本里非常特别的一笔亮色。

第三首,郭沫若吟诗盛赞冰心:“怪道新词少,病依江上楼。碧帘锁烟霭,红烛映清流。婉婉唱随乐,殷殷家国忧。微怜松石瘦,贞静立山头。”由于长期勤于写作而生活又十分饥馑,冰心患病。历史上,在1943年8月一天,郭沫若、老舍、臧克家等大文豪,邀约一起到重庆歌乐山的“潜庐”来看望冰心。这一幕出现在剧本第66场,歌乐山林庙5号的土墙房,屋外三位同学江竹君、连哲和马广兴偶然路过,听见了屋内众人的交谈,只闻其声,不见其人。这种只运用声音、不予正面描写的表现手法,是这个剧本里又一笔“藏手”的诗意,剧中的人物处于克制展现的状态,而剧作的笔法同样克制。笔墨虽少,留给读者和观众的想象却无限放大。

第四首,清朝巴县县长王尔鉴写的《巴渝十二景之洪崖滴翠》:“洪崖肩许拍,古洞象难求。携得一樽酒,来看五色浮。珠飞高岸落,翠涌大江流。掩映斜阳里,波光点石头。”出现在剧本第96场,通过古诗对洪崖洞的人文历史以凝练的描绘,并讲述出抗战时期重庆作为临时陪都,来重庆的人多,洪崖洞周围的树木被砍伐过多,垃圾过多,尤其是大轰炸带来的肆虐性破坏,瀑布也被污染,细节真实,令人感伤不已。紧接着第97场,剧本对洪崖门也作了重点叙述,因为独有的一门生锈铁炮仰天默立,苍白路以前叫炮台街。日寇侵华,而“生锈铁炮仰天默立”,这种白描式地以物写情,凝练而充满反讽的悲情寓意,一个“默”字写尽时代的悲情与苍凉。

这两个场景妙手藏花,通过一个洪崖洞的景、三个人物对话,加起来不过两百余字,从人文地理角度,与抗战现实主题遥相呼应,也道出了“城在人在”抗战必胜的坚定信念,讲出了炮台街改名苍白路的史实。

现实与历史的重逢,在精神层面的内里逻辑是,三位地下党青年,看似在洪崖洞偶然地短暂停留,从主题意义看,此时的他们早已脱变为致力于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同道中人,在时间与空间的维度上,他们与历史中各时期的抗战、辛亥后的民主革命人物在重庆这座城市的同一地点同命运同抗战——编剧其实书写的“抗战”是超越现实时空的、延续千年的“爱国主义抗战精神”,是这个“诗电影”剧本诗意的新指向,是在此抗战题材中对重庆这座城市诗意精神内涵的新诠释、新书写。

第五首,中国革命家、政治家周恩来于1917年创作的一首七言绝句《大江歌罢掉头东》。面对朝天门长江浩荡的豪迈气势,剧本第101场中,江竹君振奋:“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本是表现原作者青年时代力图破壁而飞的凌云壮志和献身救国事业的革命精神,在这里表现了三位党员对革命精神从外到内的领悟与衣钵传承。

第六首,1945年秋,毛泽东主席到重庆谈判时,写了一首《七律·有田有地吾为主》:“有田有地吾为主,无法无天是为民。重庆有官皆墨吏,延安无土不黄金。炸桥挖路为团结,夺地争城是斗争。遍地哀鸿满城血,无非一念救苍生。”这首诗采用对比的修辞手法,展示了国统区、解放区的黑暗与光明、专制与民主,表达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救苍生”、“济黎民”的伟大理想。在剧中第104场,在美蒋联手发动内战的背景下,“救苍生”的使命感体现出共产党青年一代对革命理想的认同,对共产主义信念的坚定不悔。

第七首,巴县县长王尔鉴写的《巴渝十二景之金碧流香》:“巴山耸秀处,金碧有高台。何处天香至,疑从月窟来。江环千嶂合,云度九门开。每一凭栏眺,清芬拂草莱。”第107场,在重庆中山公园的金碧山,本是巴山的顶峰,也是当时城内三个高峰之一,涂姨问三位青年人到此闻到香气没有?剧本从人文景致的传说,以生活细节刻画出不同人物的世界观,耐人寻味。

金碧流香,名列巴渝十二景之首。禅家的解释是,心有所动,鼻有所香;而涂姨的观山看水,说那是大河的水香、南山的林香,道出了对巴山蜀水的一片乡愁。

第七首,晚唐大诗人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第214场,重庆佛图关,地下党同志在雨中接头对暗号,用的这首诗。诗人本意是抒发客居蜀地的孤寂,以及对逝去的爱妻深深的怀念。本来接头工作用什么对暗号都可以,但是为何偏偏此处用此唐诗?李商隐的诗歌,本就继承了杜甫之风,又融合了齐梁诗的浓艳色彩、李贺诗的幻想象征手法,形成其深情绵邈、绮丽精工的独特风格,意象极美。

“巴山夜雨”是一种朦胧的美,诗句在此处一语双关,表面上是工作需要,内在的主旨是在幽远、朦胧的雨夜氛围中,烘托出革命同志之间深切的感情和对众多牺牲同志克制的思念之情。这个场景抑“情”重“景”,着墨于写“意”,剧作的真正指向是佛图关本来的古典寓意。到此通观全剧,其实编剧在场景的选择,山城的美景编排不是随机无序的,而是在经营剧作结构上处处精心。佛图关,看起来好像平平无奇,但当时在地理上是通往重庆陆路的必经之地,有重庆咽喉之称。在此古关中,本来就有唐宋时期遗存下来的石刻佛像、佛洞以及记事碑铭等,但剧本中一句描写都没有,反而用了大诗人李商隐的《夜雨寄北》全文诗句,晚唐诗中幽幽岁月的情感力量,含蓄动人,情真意象,写意极美。

当“景”成为勾连不同时代“爱国精神”主题的承载空间,在诗的催化下,精神的力量就足以穿越时空,直抵现实、直指人心。像佛图关一场戏看似简单,实际叶里藏花,寄情于诗、诗景相融,诗情景史交融于现实的巴山夜雨之下,情到深处自然浓,催生出超然于现实的诗情画意之境。剧本中运用到的这些诗,看似信手拈来,其实都有着以诗抒情、以诗叙事、以诗对景、以景记史、以史言志的重要作用,彰显出“诗电影”独特的形式特征。

在国内业界,用“诗”来写剧本的,以前有一位台湾编剧,丁善玺,在他晚年的时候,创作过一部长篇历史传奇电视剧《江湖奇侠传》(1997年);而用“诗”来写电影,文学、医学跨界作家王雨怕是重庆第一人也。《英特纳雄耐尔》的主题、文化和社会价值,会使它成为重庆电影编剧作品中的一座山。

剧本最后一场,第228场,只有三句话:解放军攻占重庆;人民欢庆重庆解放;雄立的“人民解放纪念碑”。一个“雄”立,照应了炮台街锈炮面对侵略者的“默”立,而碑的肃穆意象,赫然点题,片名“英特纳雄耐尔”的崇高理想得以展现;是对共产主义理想信念追求者,那些牺牲的党员烈士们,最好的纪念;也是活着的人们对英雄们最好的缅怀。这座碑,从原初的精神堡垒,中继的抗战胜利纪功碑,到现在的人民解放纪念碑,是对全剧主题最好的注解,是这座城市对历史醒目的铭记。

王雨先生是重庆医科大学附二院的教授,本名王志刚。是医学专家,却在业余时间跨界成为作家。从反映明末清初中国西部大移民的长篇小说《填四川》,到描写重庆开埠巨变时期的《水龙》《开埠》《长河魂》和抗战至解放时期的《碑》,他的这些本土长篇小说像一轴轴书画长卷,诗情画意的古典主义美学处处可见,恢弘生动地纪录下巴渝大地的乡土人情、民俗地理、江湖情仇与家国情怀。

从本土化创作的脉络看,该剧本是王雨继抗战长篇题材小说《碑》之后,再次从历史文化、社会进步的高度,对重庆这座英雄之城进行的一次独特的人性审视与诗意化表达,古典而现代,朴实而厚重,平凡而豪迈,超然于时空的爱国主义精神铸就了这座城市的灵魂。

本色极简又极致,一隅之见,《英特纳雄耐尔》是一部中国诗电影好剧本。

图文(王力   重庆师范大学影视系青年教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 “ 发现 ” ,使用 “ 扫一扫 ” 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 关注新文网

  • 新文网编辑
    薛成毅


业务指导:中宣部老干部局书记﹑中国新闻摄影学会会员,支持单位: 文化和旅游部主管的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
有新文网水印的稿件,版权均属新文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使用须注明“来源:“新文网”否则,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投稿邮箱:china_xww@163.com
互联网反网络不良信息自律公约 -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自律公约 - 抵制违法广告承诺书
Copyright ©2019新文网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渝)字第00425号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渝ICP备19004970-5 渝公网安备50011202501956 号 网站建设